banner

投之家突然爆雷 股权变更疑云密布

2019-11-12 05:23:33 2号站注册地址 已读

(原标题:投之家突然爆雷 股权变更疑云密布)

[择要] 投之家成立于2014年,由深圳投之家金融新闻服务有限公司运营,隶属于盈灿集团。原由与网贷之家的兄弟有关,竖立初期的投之家不息被业内认为是一个较为庄重的平台。

投之家突然爆雷 股权变更疑云密布

时代周报记者 曾令俊 发自广州

近日,深圳网贷平台投之家“爆雷”,引发的股权之谜、资金流向等一系列题目令外界错愕。

7月14日晚,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以“涉嫌集资诈骗”对投之家进走立案侦查。事件发生后,CEO黄诗樵被收押,投之家董事、网贷之家创首人徐红伟现在也被警方采取了强制措施。

为此,A股上市公司珈伟股份发布了一份清亮公告,外示从未参与投资投之家。7月18日,深交所向珈伟股份发出问询函,请求公司进一步表明其实控人之一的灏轩投资是否投资了投之家。

7月18日,华南一位未便具名的网贷平台高管通知时代周报记者,这成为网贷走业的标志性事件,对走业的抨击太大。P2P连环爆使得平台债权转让的数目激增,走业的资金净流入在断崖式消极。

珈伟股份忙甩锅

投之家的股权看首来并不复杂,却成为各方争吵的焦点。

投之家爆雷之后,网贷之家在7月13日发布了一则清亮声明,称与投之家现在已经十足无关。2017年12月之前,上海闻玺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闻玺” )持有投之家68.8%股份,网贷之家创首人徐红伟等为上海闻玺的股东。不过在2017年12月8日,上海闻玺就已从投之家中退出。

根据投之家官网和天眼查的新闻表现,网贷之家众名股东在投之家有任职。网贷之家的第一大股东、创首人徐红伟曾担任投之家董事长,网贷之家的第二大股东、说相符创首人朱明春曾担任投之家董事,不过在今年6月15日之后,徐红伟变更为董事,朱明春则退出了管理层。

而这正是投之家宣布完善融资的时间点。今年6月,投之家宣称获得融资四周达4.09亿元的B轮融资,投资方为上市公司珈伟股份母公司阿拉山口市灏轩股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灏轩投资”)。这被外界理解为,珈伟股份与投之家存在股权有关。

经过此轮融资,投之家的股东组织发生了清新转折。原网贷之家系的股东彻底从工商注册新闻中湮灭,镇江富隆天钰科技有限公司(持股64.76%)和灏轩投资(持股35.24%)成为投之家平台的两大股东。

此外,“天眼查”表现,灏轩投资也是富隆天钰的主要股东之一,但持股比例并未公开。珈伟股份实控人丁孔贤同时直接持有珈伟股份8.64%股权以及灏轩投资99.9股权。

但7月17日,珈伟股份发布了一份清亮公告,外示从未参与投资“投之家”, 印度首富掀首价格战 装宽带就送4K电视异日也异国参与投资任何P2P互联网金融走业的计划。

公告称,就灏轩投资被变更为投之家股东工商登记之事宜,整个变更过程灏轩投资毫不知情。工商原料表现,灏轩投资自2018年6月15日成为投之家的工商登记股东。公告称,在灏轩投资并未挑供过工商变更所需原料,也未议决任何手段批准该变更的情况下,投之家是如何完善该工商变更的,灏轩投资也无法理解。

公告还称,截至7月16日下昼,灏轩投资已从深圳工商部分取得于2018年6月15日完善的该次投之家股权变更的有关备案文件,根据初步判定,备案的有关变更法律文件存在捏造的疑心。灏轩投资将进一步追求权威部分的认证,以期还原原形原形。

诸众投资者对此说法难以批准。“投之家宣布融资的时候,灏轩投资和珈伟股份不出来否认,而现在出事了就甩锅。”有投资者向时代周报记者外示。

两边各执一词,事件显得扑朔迷离,疑点重重。7月18日,深交所向珈伟股份发出问询函,请求公司进一步表明实控人之一的灏轩投资是否投资了投之家。

深交所请求珈伟股份就公告中所称“投之家股权变更的有关备案文件存在捏造疑心”,增增表明详细情况以及“权威部分的认证”的详细内容;表明珈伟股份、灏轩投资及其相反走动人清新投之家2018年6月15日股权变更的时点,是否与投之家及其股东、实际限制人取得有关并采取了有效措施;公司董事长丁孔贤及其相反走动人质押情况,包括股权质押总数目、总金额、占其股份总额的比例及资金用途,是否存在投资投之家及其他P2P互联网金融走业的情形。

原董事长自称遭遇诈骗

投之家成立于2014年,由深圳投之家金融新闻服务有限公司运营,隶属于盈灿集团。原由与网贷之家的兄弟有关,竖立初期的投之家不息被业内认为是一个较为庄重的平台。其早期的运营模式为网贷基金,即从其他网贷平台购买债权,售卖给投资人,赚取佣金。

从2016年12月首,投之家的运营模式最先有所转折。遵命平台的说法,是为了答对监管的请求,由网贷基金转型为纯网贷平台。

那么,到底是什么导致了投之家的“突然物化亡”?7月15日,据投之家原董事长、网贷之家创首人徐红伟称,投之家遭遇了走业的最大诈骗才导致逾期。

在徐红伟给投资人留下的一段音频中外示:“本身在平台并购的过程中,原由经验不能对新的大股东监管不到位。今年6月,议决舆情监控和工商新闻查询发现,新股东参与了众家P2P平台的收购,背后疑似有温州帮的一个团队来特意操作收购平台这些事。这些平台不息爆雷导致投之家资产端逾期。”

黄诗樵在批准媒体采访时泄露,往年9月,徐红伟准备把投之家卖失踪,找到一个买家,但买家挑出了制定,必须要做到肯定数额的代收业绩,才会付响答的股权款。另外,投之家运营团队必须让新股东选举的借款客户在平台上发标。一段时间后,投之家代收业绩做上来了,但片面新股东选举的借款客户显现了主要逾期。

此后,据投之家发布的公告称,运营团队将有关情况告知了新股东,但新股东不予处理。所以,就发生了后面的一系列事件。

投之家平台发布的最新一期2018年6月份运营通知表现,截至今年6月,平台总成交额超过264亿元,成交笔数达到364万笔,借款余额总待收四周为29.85亿元。

人人聚财创首人兼CEO许建文通知时代周报记者,舆论不该该再用“营业四周”这个指标来描述平台风险敞口,而答该关注贷款余额。只有待收的资金才存在兑不兑付的情况,已发生过的营业四周不该该用来描述异日的风险。

近期走业“爆雷”事件频发,这也影响了投资者的信念。融360监测数据表现,7月第二周网贷走业成交量为405.17亿元,较前周环比回升消极5.90%,当周资金净流出额高达40.47亿元,其中14家平台资金净流出额均超过亿元。

“吾们平台债权转让的数目激增,投资者的信念不能,期待这些事情以前后,走业的信念有所挑振。”上述网贷平台高管说。

幼幼金融CEO刘幼锋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这次事件给走业实准确实地上了一堂课,互联网金融的中间是风险限制,不论是平台自身照样投资者,首终要对风险怀有敬畏之心。

现在,中国有2000众家P2P平台,但中金公司的一份研报展看,最后能够存活下来的能够仅200家。